小草影院视频app破解版下载

小草影院视频app破解版下载

Tags:

曹真忍了一口气,和气和声的道:“原来正平是受伤了!”

赵云部将道:“先生伤重,不便行走,本不能来迎,只是曹将军来此,又是故人,岂敢不来?!况又借城池驻扎休息,有恩在心,岂能不来迎?便是身负重伤,也会出来迎接将军。”

“不错,便是将死,拖着残体也得来,唯恐曹将军怒而转达曹公,衡不能受矣。”祢衡道。

这话实在带刺。听的实在令人心中不舒服。

曹真心中冷笑,道:“正平本是该去荆州,怎么在兖州?!曹公之言,朝廷之意都能不遵,又怎么会遵真之意呢?!”

祢衡道:“既为盟友,在温侯处也无不同。只是辜负了曹公美意。然荆州处人才济济,少我一人,也无妨!”

“只是恐怕是违了曹公之军令了吧!”曹真心中不爽,语气自然不怎么顺。

祢衡笑道:“曹丞相是朝廷重臣,对各诸侯之事,想必也宽容以待。何来违令一说?!衡能保得一命,在路上多亏赵云将军,若非遇见赵将军,恐怕已身死,哪里还能去什么荆州?!曹公虽不喜我,然也恐怕不愿才士殒命,便是衡不讨喜,想必也不至于因此帮助盟友而犯大罪……”

曹真能说什么?!说曹公并不爱才,巴不得你死!?

曹真心中气不顺,懒得与他纠缠,也不与他假客气,只是道:“正平只自便,这城池本是兖州境地,真来此,如进后院,倒也不必正平来迎?!”

说罢便率先往城内走。

祢衡抱拳笑道:“自当如此,客随主便!请!”

美女诱惑睡衣居家诱惑

这人一走,祢衡也面无表情的回去了。

诸将道:“他手上无兵,倘若有兵马,此时已是刀兵相分生死了!”

祢衡道:“事情有些不对劲……”

诸将以为他说的是城中的事,便道:“无妨,赵将军虽未回,然而我军上下一心,又占据城池,便是曹真想做什么,他也无兵,不能拿我们怎么样的。”

“我说的并非此城之事啊。城中之事,倘与曹真有异,大可出城便可。我军已得到补充,袁尚兵马也已离去,倒也不必担忧再被追杀。离不离开,倒无妨。无非是与赵将军碰头有些难……”祢衡道。

“那先生所说是何意?!”诸将是看不到什么大局面的,他们只能看到眼前的交锋和局势。

“曹真是曹操最信任的大将之一,自来都是亲押最优秀的精锐营,然而此次,他却徒步追了这么久,手上还无兵马……”祢衡道:“他与许都,或是前线与官渡皆失联了!”

诸将怔了怔,一时没跟得上祢衡的思路,道:“也许是追女公子太急,这才急不可耐。”

祢衡道:“你们想的还是太简单,哪怕许都附近兵力空虚,这里也是兖州腹地。瘦死的骆驼比马大,哪怕随便搜刮一二,凑出来的兵马也非少数,可是,却毫无接应曹真的动静……为什么?!只怕是许都以为,曹真这里并不是最重要的,至少目前是……”

诸将听的略糊涂了,有点明白,但是又没那么的明白,道:“……先生是说,不是曹真与许都失联了,而是,许都故意没有与曹真联系上……”

祢衡点头,道:“……要出事啊。我这心里跳的厉害,不敢猜许都那边要做什么!”

“先生慢慢想,莫要着急,料不出,急也急不来……”诸将道。

祢衡道:“继续找寻赵将军,没有将军在,我们想做什么也做不到!”

众将一凛,匆匆去了。

许都的反应不对劲。祢衡心里有一股强烈的违和感。这种表面和谐的态度,如果只是一时,还是正常。然而,过了这么久了,曹军却没有太大的反应,是为了什么呢?!

他们真正的兵力又步署在哪儿呢?!

祢衡可不相信,他们会任由吕娴深入兖州腹地,而不想进行绞杀。

祢衡只觉得事情只需要扒开眼前一层雾就能看分明,然而,现在只缺少了一点点的线索,他就能扒开这层雾了。

他揉了揉额头,身体的疲乏和精力的流失,以及受了伤以后的精神不济,再加上焦躁,急虑的心态,弄的他现在其实状态非常差。

他需要休息,他知道,可他是真的急啊!

曹真去了衙门和府库,县令和参军跪在地上,冷汗直下,一个字也不敢多说!

曹真眼底沉沉的看着这二人,忍着杀意,手指一直在不断的搓着,这是忍耐和烦躁的表现。这种恶劣极端的天气在外面呆久了,手也冻的通红,并且生了冻疮,还有点冻疮结痂以后又摩擦而生成的茧子。

好在北方人多少都比较抗冻,人的适应能力也挺强,只要保住暖,人命是不会有什么损失的,但遭罪也是真的!

他在外晓行夜宿,辛苦万分,苦苦追寻,而赵云的人,却进了城里进行着休养,吃着他们的储备粮,守着他们的城池。

他从外来,仿佛祢衡才是这城的主人一般,弄的曹真真的想要杀人!

这二人万死也不足以息他之怒,然而,真的杀人就能解决事情吗?!

现在事情已经成了,如果杀了这二人,除了平怒以外,还能有什么效果,只会让事情变得更糟。

好人都做了,为何不好人做到底,哪怕咬着牙也好过还留下恶名声。

曹真道:“汝二人,真不是故意开城门!”

二人哪里肯承认,便是死,也不会漏一个字的,只要承认,必死无疑,死不承认,还有一线生机。

因此便叩头道:“臣,末将对曹公忠心耿耿,便是借十万个熊心豹胆,也绝不敢通敌。是那祢衡诡计多端,来信冒充曹将军,诈开城门,等吾二人反应过来时,都已来不及了,本也欲驱逐,奈何实力不济,兵力太少,又失了先机,不得不认……只一心盼望曹将军前来能够驱走这些人,如今,总算是盼来了……”

曹真听的也颇为无奈,也很尴尬,能指望上他就好了,他倒是想,可是没兵可用,能有什么办法?!

曹真挽尊道:“……你二人做的也不算错,此事,我会向曹公去信解释。他们既是盟友,如今倒不便现在就闹翻,也罢了。此事只按下不提。往后行事再不可轻信!”

“是!”二人忙恭声应了。

曹真懒得见这二人,越见就越来火,便道:“将兵力组织起来,听我部下调遣,你们先下去吧!”

“是!”二人匆匆应了,又忙出来。

心中松了一口气。这件事,算是过去了吧!

“将军,”曹真身后的战将们道:“恐怕此事与他们二人也脱不了干系。就算是被诈开城门,若要反抗,也不至于一兵一卒也不曾伤亡,他们必有所隐瞒……”

“便是有,也不宜再追究了,”曹真拧眉道:“现在逼他们反了,将你我都宰了,你能耐他们何?!别忘了,我们也是无兵之将。”

众将一窒,竟也不知说什么,虽不甘心,也知道此事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认了,谁都不能再追究。

真追究下去,又能怎么样,只会逼这二人反了,万一真的逼急了,狗急了也会咬主人一口的。现在的他们可真的是没什么反抗的能力。

况且,在程序上,这县令与参将的过程是没错的,他们有书信为证,祢衡不愧是大师级别的伪造高手,信写的连曹真都信了是自己所写的那种感觉。

那么,这件事就没有证据,只能靠疑心杀人,怎么能服众。

而且时机也不对,这个时机,处置人,不妥。更可怕的是,处置的不好,真的会引起很大的麻烦。还是灾难性的后果。是他们现在压不住,也承受不来的。

想一想,只能按下不提!

如果说祢衡是心里焦虑不安的话,那么曹真就是烧心。他来回徘徊着,那种焦躁的样子,像极了多动症。偏偏说又说不出来,那种烧心,简直全身上下被烙进了锅里,哪里都烫,上窜下跳,却也无能为力的感觉。特别的难受!

想一想这一路来,曹真多坎坷?!

他能做到现在还如此的淡定,真的是心理素质好了。

他是恨不得吕娴和袁尚同归于尽的,可是,看到曹兵依旧没有来支持自己,找到自己,并且为自己所调遣的时候,那种不知道为什么,或者是说感觉失控了出事了的那种感觉便萦绕不去,久久在心中。

无能为力,就是他现在的感受。那种憋屈感,那种看着事情频频脱离掌控的感觉,是真的很令人发疯!

他是怎么出的官渡,是为了追赵云,看他到底要干什么,结果追丢了,再跟臧霸和吕娴,也跟丢几次……然后就来了这里,尾随在了祢衡身后,却连赵云的影子也没寻到。

现在连赵云和吕娴,以及袁尚那边是什么情况也不知道了。

斥侯营也像是失去了掌控的风筝,完全的没了消息!

曹真来回走动着,便是一片茫然,道:“……赵云果真不在城中?!”

“应是与祢衡失散了……”诸将道,“将军,我们真的不将他们赶出城去吗?!”

“现在他们已经进来了,饭也吃了,好处也得了,再赶他们走,还倒落人口实,没落着了好,还结了仇,且不说能不能办得到,只说赶出去,又能左右大局什么呢?!”曹真道。

诸将不服,不想吃这个闷亏啊。

曹真虽然也憋屈,但也分得清轻重的,道:“大丈夫能屈能伸。事已至此,至少要落个好!”

不然还能怎么样!?

众将无语,但也没再多说什么。他们也知道,真要这么做,加上城中的这点兵力还是不够的!

想做也做不到啊。去做虽能解气,但是,也没什么好处。

如曹将军所说,吃了亏,不说再占回便宜来,至少要落一个好吧?!

总不能连个好字也落不着!那也太惨了!

“将军,许都至今无消息,这……”诸将喃喃道:“……是不是已经忘了我们在此了?!”

说忘了,那只是一种无奈的说法,怎么可能忘了?!

也不可能忘了。

曹真也急啊,关键是他也想不到关窍之处。

他来回徘徊着,道:“也许是一时没顾得上,或者有什么紧急调整没能及时通知我们……如今,只能以不变应万变,走一步看一步。不能轻举妄动。”

诸将无奈的道:“……来兖州之前,末将原以为必有重兵来接应我们,然后围剿吕娴的,万万没料到……是这种境况。这到底是……”

曹真坐不住了,道:“我们去将城中驻守接手。真得去探一探那祢衡的口风……”

“将军,恐怕此人也未必知道啊……”诸将不赞同,道:“就怕有不妥!”

“事到如今,还能有其它方法吗?!”曹真道。

诸将沉默。叹了一口气,沉着心,沉静的听命去接手城池了。

赵云部将也没反对,知道真的曹真来了,他们还能霸着城池不成?!人不在的时候是可以耍赖都没事。人都来了,他们当然不能阻止,一阻止,这不就成了冲突了?!城是人家的城,不是徐州的。能收容就不错,还能反客为主?!不是这么个道理。

当然最重要的是为了避免冲突!

赵云部将也很防备。就怕曹军突然要驱逐自己,或者是说有偷袭。

表面上还有一种诡异的平静和平和。平静的交接了城防。

其实心里都相互防备,各自mmp。

曹军想,卧糟你大爷,赖进来我们的地盘了,还这么理所当然,真特么不要脸,不愧是吕娴的兵马。

赵云部将也是卧糟你大爷,这么不动声色的,是不是有什么暗杀偷袭小九九啊。曹公一向阴险狡诈不得不防。要是被阴了,在城内啊,这一锅端了,那不是亏死。好不容易死里逃生。进了城里可不是由着人瓮里捉鳖的。

以一种莫名的平静里交接了,虽没发生冲突,然而,那种诡异的平静,总觉得令人头皮发麻,毛骨悚然。各怀防备和心思!

xiazaitxt


  • 近期发布